1. <var id="btqvp"></var>
      <blockquote id="btqvp"><wbr id="btqvp"></wbr></blockquote>
      <source id="btqvp"></source>
      <blockquote id="btqvp"></blockquote>
      <source id="btqvp"></source>
      <i id="btqvp"><sub id="btqvp"></sub></i>
        <source id="btqvp"><sub id="btqvp"></sub></source>
        <source id="btqvp"><code id="btqvp"></code></source>
        <blockquote id="btqvp"><wbr id="btqvp"><code id="btqvp"></code></wbr></blockquote>

        涉過憤怒的海

        劇情片中國大陸2023

        主演:黃渤,周迅,祖峰,張宥浩,周依然,顏北,孫安可,閆妮,王迅,阿部力,施詩,謝銳韜

        導演:曹保平

         劇照

        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2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3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4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5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6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3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4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5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6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7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8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19涉過憤怒的海 劇照 NO.20
        更新時間:2024-01-13 00:50

        詳細劇情

        老金(黃渤 飾)為供女兒金麗娜(周依然 飾)留學終日捕魚,卻換來女兒身中17刀離奇身亡的死訊,最大嫌疑人則指向她的男友李苗苗(張宥浩 飾)。憤怒的老金踏上跨海尋仇之路,李苗苗卻在母親景嵐(周迅 飾)的庇護下不斷潛逃……這場人性迷局中,究竟誰能抵達愛與寬恕的彼岸?

         長篇影評

         1 ) 構思的結局

        通常的結局為了過審,肯定設計上是無法提現藝術性的,也無法順暢的表現電影人物的心路歷程和合理邏輯。所以,構思一個宿命感的結局:男主在撞停兇手車輛后,將兇手拖至其母親面前,打算當面掐S兇手,這時候,男主背后來了一輛重型卡車,將兇手和男主一同撞出數米,兇手母親呆滯在車底,鏡頭在雨聲中戛然而止...

         2 ) 積壓三年之久,它終于來了

        2023年10月19日,曹保平執導,黃渤、周迅領銜主演的犯罪懸疑電影《涉過憤怒的?!饭傩n。甫一定檔,不到90s的預告片就登頂各大平臺熱榜。

        也無怪乎觀眾期待值很高。畢竟導演是執導拍攝了電影《李米的猜想》《狗十三》《烈日灼心》的曹保平。主演是素有靈氣之稱的周迅和金馬影帝黃渤。所有人都在期待,曹保平和周迅12年后的合作能碰撞出什么花火?以及電影究竟能不能成為黃渤的翻身之作?

        預告片之前,我先閱讀了老晃的原著小說。

        小說篇幅非常簡短,一會功夫就能讀完。故事說的是愛女小娜在日本慘遭殺害后,老金千里追兇的故事。這個短短的故事里糅合了親子關系、道德困境、人性與殘忍等多重因素。

        老金和女兒小娜相依為命,小娜就是他活著的唯一支撐。但他和小娜實在說不上夠親密。他一心想在前妻顧紅那里爭口氣,把小娜送去日本留學。他平常只管捕魚賺錢給小娜打錢。至于其他的,小娜的心理世界,小娜人在異鄉的孤獨,小娜的人生理想他一概不清楚。他只是一個典型性中國式父親,愛的深沉卻從不觸及心靈。

        和小娜一樣,李苗苗也來自離異家庭。不同的是,苗苗的物質條件非常充裕。他的父親李烈是富翁,母親景嵐是權貴,而他集合了他們所有的錢、權與愛。當他在日本犯了罪潛逃回國內后,景嵐想方設法將苗苗藏在人跡罕至的豺嶺林場,甚至通過用錢買命,試圖向老金證明苗苗有病等等方式開給兒子開脫;李烈動用一切力量,試圖逼迫老金說出他將李苗苗藏在哪里,甚至不惜使用暴力。他們絕對是愛孩子的父母,可愛的毫無原則、毫無底線。

        所以,兩個孩子心理上都存在一些問題。小娜非常孤獨非常缺愛缺乏安全感。苗苗非常殘暴,甚至會虐殺小動物來獲得興奮。同時,他也無法容忍任何形式的背叛,例如分手。所以,他殘忍地殺死了小娜。他只是從來都不尊重生命。因為,他什么都有了,可還是感覺不到存在的意義。

        剛開始,矛盾集中在憤怒而絕望的老金身上。他和同樣絕望的前妻去日本認領了女兒的尸體,便開始了他的追兇之路。

        等到老金抓住李苗苗,矛盾集中在老金和這一對父母身上 。老金和景嵐斗完再和李烈斗。景嵐還好,李烈簡直就像一條瘋狗,死死咬住老金,試圖一口咬死他,甚至還用顧紅威脅老金。

        如果說景嵐還有點同理心還有點良善之情,那李烈的人性簡直蕩然無存。只有他的兒子是孩子,別人的孩子只是螻蟻。怎么能因為螻蟻傷害他那寶貝兒子呢?

        原著里最讓我動容的一段話是老金的自我反省。他終于在失去孩子后學會反省,學會思考。他終于開始碰觸到小娜的內心了。

        世界最好的一面被毀滅了,憤怒照出你的本來面目,照出你是個怎樣的人。我一直在想,我是什么時候失去女兒的?”他點燃手里的煙,抽了一口,“不是在我見到尸體的那一刻,不是在她被殺害的那一刻,甚至不是我把她送去日本的那一刻,失去她,發生在更早的時候。發生在我作為父親再也沒能在她心里提供安全的那一刻。大概因為這個,她才會輕易愛上一個像李苗苗那樣的白癡。那個時候,任何一個男人在她生命中出現,她應該都會義無反顧地愛上的。是的,失去女兒的父親,他們都會內疚。你有孩子嗎?”

        可惜,小娜已經不在了。

        故事保留了一個開放式結局。老金并沒有殺死李苗苗,看起來他似乎打算將他送回日本去接受審判。

        這個故事看的叫人很沉重。尤其是在2023年閱讀的時候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因為它實在太像性轉版“江歌案”。2016年江歌在日本遇害后,是她的母親江秋蓮女士始終在幫她維權。而《怒?!分?,小娜遇害后,是父親老金拋下一切追蹤李苗苗。

        原著夾雜了太多社會現實,可能這也是老晃在2015年剛完成小說就被買了版權的原因吧。

        剛剛放出的不到90s的預告片已經透露出很多訊息。人物和故事情節大概可以串聯起來。

        黃渤飾演失去愛女一心想要復仇的老金。他在預告片中有兩個形象,失去女兒,面對尸體時的痛苦、頹喪、滄桑,以及面對殺女仇人時的癲狂與狠戾。只看預告片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以及想要為女報仇的迫切心情。

        周迅飾演過于溺愛兒子的母親景嵐。她在預告片中也有兩種形象:面對兒子時,景嵐是慈愛的包容的母親??v然兒子犯了滔天大罪,她只管將他保下來,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當兒子遇到危險時,這個連兔子都不舍得殺的人卻變成了瘋狂護崽的母狼。她開著車瘋狂地朝著老金碾去,似乎想要把他從世界徹底抹去。而面對老金時,景嵐洋洋自得。她在車里充滿自信地對老金說你找不到他??v然已經被老金抓到,景嵐還在說著沒有證據沒有理由還在為自己兒子開脫。

        可憐天下父母心??!

        預告片還給了小娜和苗苗好幾個鏡頭??雌饋?,小娜可能遭受到苗苗的殘忍虐待,甚至被逼的精神崩潰,拉著苗苗在窗戶邊緣瘋狂試探,無助地站在紅綠燈路口......看起來小娜很不快活很不安。

        鏡頭也給到了還有未出場的李烈。55s時,警車撞向一輛小汽車。這輛警車應當就是李烈收買的警察所開的車,而小汽車應當是老金的車。1min06s時,老金的雙眼已被打成核桃眼,想必是李烈找的幾個地痞流氓做的“好事”。

        最后一幕中,有人瘋狂地從水里游出來,大口地呼吸著船艙窗口的空氣。這應當是一直被老金關押的李苗苗。(當然也有花絮顯示,老金選擇以血還血,嘎了小苗子。不確定?。?/p>

        看起來,影版相較于原著做了很大改動。至少現在看來,所有的沖突集中在老金(黃渤)和景嵐(周迅)身上,而李烈的戲份顯然淡化了不少。

        單從人物形象而言,黃渤和中年失意離異男倒也很貼合??粗@個預告片我似乎能短暫地從《封神第一部》《學爸》《熱烈》中抽離出來,甚至發出感慨,小渤遇到好的劇本還是能重新煥發生命力的。周迅就不用說了,天賦型演員演一個為了孩子不顧一切的母親也是信手拈來。

        我比較好奇的是,祖峰飾演的李烈要怎么表現?畢竟原著里,他在下半場的戲份可是很吃重的?,F在,為了更好刻畫人物沖突,凸顯不同性別不同社會地位的父母在面對孩子的問題時的處理方式差異,一定是將重點放在景嵐身上的。

        我也很想知道電影的尺度和邊界。畢竟原著里,豺嶺林場的房子極盡奢華;李烈買兇殺人又炸船,還妄圖通過關系干擾司法公正;老金和顧紅在日本的旅社里相互試探……這些推進故事發展又刻畫人物性格的情節很難全部展現出來。但不展現似乎又缺了那么一點味道。

        可能這也是為什么預告片會設置分級,提示“18歲以下謹慎選擇觀看”的原因吧。

        以及,很難想象預告片中的黃渤會去反思他和女兒之間的問題,很難想象他會說出讓我觸動的那段臺詞。當然,我也很好奇,小娜和苗苗他們的關系,以及他們各自的心理疾病。

        一切可能都留待11月25日,謎題才能揭開了。對曹保平充滿信心,也對周迅黃渤充滿信心。

        延伸閱讀||

        親歷“N號房”后,她開始反殺

        性別反轉,世界會變得更好么

        感動自己就能感動所有觀眾么?

         3 ) 2021年最期待

        沒想到2020年剛結束 2021就有怎么好的電影 期待期待 烈日系列期待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湊足奇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夠 啊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湊足奇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夠 啊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4 ) 難說,相當難說。

        中國大陸學院派導演最大的問題是不論拍什么題材都試圖「表現」文學性,其實犯罪類型片就是在完整的結構框架下切開一個剖面,足夠了,文學性不是你塞給觀眾的,是他者生活軌跡的延伸,曹保平是典型的高低不就的講述者,首先《烈日灼心》沒那么好,起碼他個人是不會跟大陸電影對標的,他怎么得跟《追擊者》碰碰吧?到《追兇者也》,可以算是很差的東西了,除了在類型化自我完整之外,全方面比不了《心迷宮》,羅宏鎮參加電影學院世界大學生電影的《完美的紅鯉料理》,按輩分曹保平是評委,人家拍《黃?!妨?,我們的難能可貴的出來這么一個犯罪類型片導演估計還在學院里被捧殺,同樣一把斧子,鑿出來的窟窿比的不是誰漂亮,是我突然回想起陽光透過來的形狀,嘆口氣,「真好啊」,藝術的比擬在某種層面可以算是余味的較量,刁亦男的《白日焰火》跟《南方車站的聚會》都談不上多么好,特別是后者,但至少我能給他琢磨「或許這么拍會更好」,咱們能掰持技術活兒那就是工匠的切磋,切出來個厚薄,也就是偷偷踩兩腳師傅的影子,好東西是看了過后只得沉默的,譬如《深深地猩紅》,讓你恐懼,且半天放不出個屁來,欲言又止都不存在,就是對著那個窟窿,良久,把燈關了。

         5 ) 20200712

        剛又看完了一遍追兇者也

        嘻嘻 保平加油??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湊字啊湊字數

         6 ) 我的天那 這個陣容太期待了

        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快播叭

         7 ) 跨過憤怒的河,來追捕這個電影

        無論是片名,演員,導演,劇情和影片風格,都讓我對這個電影十分期待。

        估計只有一定年齡的人才知道 追捕 這個日本電影當初有多火,影響有多大,更少的人才會知道這個片子的日文原名叫 跨過憤怒的河。

        曹導給這樣風格的一部影片起名叫 涉過憤怒的海 ,我相信不會是巧合,更不會是無緣無故只為湊熱鬧蹭熱度的,因為幾十年之后 追捕 的熱度已經幾乎消散了,擁有這個記憶的人也不再是觀影的主力軍了。

        但正因為如此,一部不為了蹭熱度卻仍然選擇了這樣片名的片子,才更讓我期待,我相信導演一定有貨。

         8 ) 中國的類型片創新,必須突破邊界

        編者按:

        由曹保平執導,改編自作家老晃的同名小說,由黃渤、周迅、祖峰主演的《涉過憤怒的?!啡ツ?2月曾發布先導預告片,并且計劃在今年暑期檔登陸大銀幕,可是并未如約而至,許多影迷依然翹首以待。

        而今年FIRST成都驚喜影展正式舉辦的前一天,也就是9月19日,恰巧距離曹保平導演《李米的猜想》這部2008年的作品正式上映已經整整過去了13個年頭。這位在影迷眼里一直試圖用類型片的外殼去表達更深主題和自我的曹導,繼2020年擔任FIRST訓練營導師以后,再一次受邀出任驚喜影展的榮譽主席。

        在那幾天包括映后對談、制片人實驗室還有各種對于類型片影展的探索中,他都有許多直言不諱并且切中要害的發言。比如LAB首映&制片工坊的首映以后,他說“我們要把這個概念和體系厘清楚,用什么標準去衡量,該怎么樣挑選導演這些,不然我覺得制片人實驗室我們可以取消了?!?/p>

        對于第一年舉辦的一個以類型片為主的“平行影展”,一切都還在路上,但至少有這樣一位在電影作品、教學、節展上都有建樹及貢獻的成熟作者和導演的領軍下,未來會有更多的“驚喜”。

        回到閉幕電影《李米的猜想》的放映現場,從沒有人會拒絕的周迅、剛剛展露頭角的王寶強、到即將被廣大影迷熟知的硬漢張涵予和演技扎實的王硯輝,亦或是剛從電視劇轉戰電影的“新人”鄧超——這部闊別13年的作品被重新帶回大銀幕,迎來了熱烈而漫長的掌聲。

        根據資料顯示,這部在豆瓣接近30萬點擊看過的作品,當時的票房收在1134.4萬,而導演曹保平在第56屆圣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拿下最佳新導演獎項時,評委們都說,這部感動他們的電影不像是中國電影,他們的印象里,中國電影沒有這樣拍的。

        映后由FIRST影展創始人宋文主持的大師班講座上,他再次回顧了當時拍攝這部作品前后的創作心路歷程,也給出了自己對年輕的類型片創作者的建議,并且表示“類型電影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永遠有新的類型在突破已有的邊界”。

        以下為該講座的文字整理,為了閱讀方便,部分內容略作調整,感謝諒解。

        主持人:曹保平老師是電影學院的學者和教授,他更是中國電影界特別重要的同時兼顧類型定義和社會深度表達的作者導演,這么多年以來在電影節展領域也做了許多workshop還有課程,可以說他在創作、教育、節展三方面都幫助了許多年輕的電影人。接下來我們掌聲有請曹保平老師,開門見山,快速進入主題。 想問曹老師的第一個問題是關于“創作的遞進”,《光榮的憤怒》是一個低成本的制作,緊接著的《李米的猜想》有更好的演員陣容介入,進入到相對到一個中低成本的、近似于工業化的這么一個狀態。從第一部作品拿到話語權,到第二部作品有了更充分預算這樣一個過程當中,無論是在演員還是制作團隊等各個方面,您有什么樣的經驗或是告誡,是希望分享的。

        曹保平:其實情況可能有點不一樣,我當時和現在的創作環境區別還是很大的,現在我覺得相對容易很多,因為有很多平臺會支持,其實第一部片《光榮的憤怒》當時只有150萬(制作費用),《李米的猜想》(比較久了)好像500萬還是800萬,當時算是中低成本。最后宣傳上映時并沒有非常大的投入,因為當時沒有把它完全作為一個商業片去做。

        編者注:2006年4月14日正值大學生電影節,《光榮的憤怒》在中國電影資料館放映,劇組主創人員:導演曹保平、主演吳剛、李曉波、孔慶三、朱義和影片攝影陶詩偉均到場交流,現場觀眾氣氛熱烈。(圖片及消息來源:新浪娛樂)

        剛才宋文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我覺得可能有點不一樣,因為在拍《光榮的憤怒》之前,其實我已經有很多拍電視劇的經驗,包括帶劇組,和演員合作等等。同時在學校對“電影本體”還一直在琢磨,所以從《光榮的憤怒》開始,一上手就會稍微有點不一樣。也是因為從第一部片開始,我的理念就在里面——如何把表達的東西和類型的東西想辦法結合在一起。

        編者注:除了目前廣為流傳的海報版本,《光榮的憤怒》還有其他的宣傳海報版本,也很有那個時候的風格。

        《光榮的憤怒》(這個故事)比較簡單的。其實就是一個24小時之內發生的一幫“農民起義”那樣的一個暴力的故事,背景清楚也比較簡單;《李米的猜想》稍微復雜一點,最早來源于的一個電視臺某頻道里面在播的一個女出租車司機被劫持的新聞。

        當時想拿來做一個電影,它原本的故事就是兩個歹徒劫持了一個出租車女司機,那個女司機嘴特別好,能聊,結果那倆歹徒把她給放了,說她到時候別舉報就行。

        那位女司機一想,“他們把我給放了,因為我有個好嘴,要碰上一個沒有自己能說的人是不是就會出事?”,她就把他們給舉了,抓了以后然后給判了個七八年。但是那女司機又覺得自己特對不起人家,掙扎了很長時間,找到辦案的刑警隊長聊了自己心里的事情,鬧騰、過意不去,最后她每年去會去監獄里去看這兩個人,給他們帶一點東西,這些東西就促成了彼此成為很好的朋友。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原本的事件是這么一個材料,當時要入手做這么一個故事,我就在想怎么做它才能夠有價值。研究來研究去,就說做一個溫暖的、“理解”的故事,但后來覺得這其實沒什么意思,又回頭去接著研究,怎么讓它變得更有價值。

        研究了很久以后,最后找到的方式是在“結構”上做一個嘗試,就是“類型”的疊加。比如說一開始從比較文藝調、文藝腔這樣的一個狀態,然后迅速進入到一個貌似類型和商業的片子,一個人從橋上摔下來以后警察進入的一個犯罪的類型片,再之后這個類型迅速地轉化到一個公路片,最后從公路片又轉化到了一個像大衛·林奇的那種風格,一個“不確定結尾”的故事。

        導演大衛·林奇在《穆赫蘭道》Mulholland Dr. (2001)片場

        原本的軌跡是這樣的,讓我覺得這個題材或者材料處理起來會成為比較有價值的一個東西。但是和華誼的合作開始了,當時陳國富是做監制,我們就產生了比較嚴重的分歧,因為他是希望堅持類型“單純”,變成一個純粹一點的愛情電影。

        我也有一些不愿意放棄掉的東西,我覺得這個事兒聊一下是有意義的,我堅持希望有創造力,很極端,我們倆對這事的想法其實沖突還挺嚴重,之后就改劇本,因為還是有一個商業邏輯在里面,要尊重投資方的一些基本的訴求。

        所以這是一個雙方各自妥協的過程,最后這個樣子,有些地方是做了修改的,至少結尾的那種不確定性是拿掉了,電影原來的結尾——“馬冰”這個人物到底是不是“方文”其實是一個說不清楚的事兒,但是現在就把它變得非常清楚。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從當時拍完了到現在為止,我也無法判斷這件事情的對和錯,比如說陳國富堅持的,他要求是一個愛情電影,這樣的單純性,它就是更類型化。但和我想要的在類型化的基礎上,它更加“古怪”,它其實還不是一個單一類型片。

        這不是我為了實驗而實驗,當時讓我有沖動的是——我想在一個電影里很自然的,因為人物的命運線和經歷的過程,把這幾種結構很好地揉合在一起,想做一個“類型的拼盤”。

        這其實有點怪,是這么一個方向,最后我不知道哪個更對,也有可能我要是完全撒開按我自己的方式來,它可能會更個人化一點,但是不是和受眾的溝通更艱難一點,我就不知道了,但現在它可能是簡單一些,至于損失的那些有多少,也很難說清楚。

        大概的創作軌跡是這樣,宋文剛才的問題,《光榮的憤怒》當時也有大的卡司,當然也是因為我和今天很多新導演不太一樣。因為今天很多新導演都很年輕,不論社會經驗也好,創作經驗也好,可能都相對會簡單一點,但是因為當時拍電影的時候已經有這些經驗和經歷了,所以在拍《光榮的憤怒》的時候,我是有一個特別粗暴和特別“專制”的要求——就是演員必須得按我說的來,這里面大家可能熟悉的比如說吳剛、王硯輝。像吳剛,我相信有很多在場的觀眾,應該對他后來出演的很多電影作品都有印象的。 《光榮的憤怒》這個片子我和吳剛倆人磨的一個標準——我不想看到大家熟悉的吳剛。因為在拍這個戲之前我們已經比較熟了,我知道他演戲的痕跡和方法,因此我比較明確,我想用“紀錄”的手段去做一個非常強烈的、戲劇化的、有內在沖突的故事,所以我是要“表演上的極端”?;氐郊o錄手法,我就是一次次要求演員讓他回到最沒有痕跡的樣子上去,要非常努力的在做這件事情。

        曹保平《光榮的憤怒》(2006)截幀

        到《李米的猜想》其實會有一些不一樣,因為有卡司的進入,當然每一次和卡司的合作可能都會有不同的結果或者不同的可能性。

        因為跟周迅是還比較合拍,我們倆一聊就能合上,她會很信任你——“想讓我怎么來,我都相信你”。對于演員而言,特別對于新導演,我覺得這個問題可能要稍微慎重一點——讓一個演員相信導演其實是一個比較難的事兒,尤其是已經成事兒的演員。

        作為表演者,她是把自己全部交出去的。將來在熒幕上呈現出來的樣子,她在每一個鏡頭拍的時候,對她而言并不知道是什么樣子,是不是她想象中表演的樣子,這時她就得特別信任導演,才能完全按你的要求把自己交出去了,否則她是不敢的。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那么于新導演和演員,尤其一些更優秀的演員,這個問題可能越嚴重,她對你的信任感的建立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否則你也很難達到你想要的東西。

        那么《李米的猜想》里面的周迅是最具代表性的,像王寶強、張涵予、鄧超這些也都還好辦。鄧超這好像是他的第一部電影;寶強當然已經有幾部作品了;張涵予當時還沒有大火,在我那拍戲的時候,天天說“哥們要火了”(笑),確實是因為他馮小剛那個戲拍完了還沒上,是處在那樣一個階段。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所以整個這部戲和演員之間我覺得是很順暢的,最主要是因為從頭到尾基本上都是周迅的戲,所以和她的達成要是能夠比較通透的話,可能就都還容易一些。所以基本上我是強烈以我的意志貫徹到了這部片里面。

        主持人:

        我想今天可能很多觀眾也許和我有同樣的感受,曹老師電影中的演員被“重度改造”之后,會以一個非常新的面孔和觀眾見面。至今說到周迅的銀幕形象時,深深能讓我記住的還是《李米的猜想》,她那種近似于瘋狂的狀態,但一點不讓人覺得她戲劇化,有時候這種方法容易做得很刻意,觀眾就沒有代入感。在一個空間里演員有時就像道具一樣,所以想問問您關于“演員的控制方法“的問題。 曹保平:說“演員是道具”可能有點粗暴,但是我覺得要承認有一種情況是這樣,因為電影的定義并不完全是敘事的,有形形色色的電影,尤其是作者化或者個人化表達比較強烈的電影,演員在那樣的電影里,我覺得有一種可能確實就是“道具”,因為導演的思想深度也好,影像表達也好,可能并不完全在敘事上面。那么演員和其他比如說你的景深,甚至包括你鏡頭隱喻的每一個物件,都是同等的功能。我覺得要承認有一種電影是這樣的。 但是如果我們要回到類型片或回到主流敘事的這樣一個電影范疇里,肯定不會同一個概念了,“演員”肯定是以便于你電影作品最有生命力的“工具”也好或者表達也好,它一定是這樣的。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作為導演,當然前提是你要和你的工作人員演員是一體的,這里的工作人員包括攝影指導、美術指導等等,你們之間的默契達成是很有必要的,是不是氣息相通,是不是能夠配合得很好,這個問題是必須要解決的。 在盡可能解決好這個問題的前提下,我個人的態度是——導演一定要強力地讓演員來完成你的意志,而不能被演員帶著走。因為經常出現被演員帶走的情況,尤其對于新導演而言,這個問題比較復雜,其實也沒必要說的很清楚,稍微有經驗的人其實都能夠感受到,好也罷,壞也罷,尤其對于類型片,對于主流敘事這樣而言,最終電影它就是導演終極的表達。

        它糟糕也是你的糟糕,它好也是你的好,所以你一定要把你的意志貫通,要徹徹底底地去進行,最后其實最怕的是“四不像”。

        如果細看《李米的猜想》,會發現除了曹保平導演出演一個乘客以外,還有當時火遍全國的BOBO組合(付辛博與井柏然)亦有出鏡

        作為任何一個職能部門,不管攝影指導也好,還是我們說的演員卡司也好,都無法從全局上來掌控電影,因為他的工作只是那個部分,他就是再優秀的演員,這不是他的范圍,他也不會去做到這些事兒,那么如果你要是不能讓他照著你的意志去做,你一定是會被他帶跑偏的。

        其實《李米的猜想》里周迅已經是非常好的演員了,我們拍的時候障礙也不是很多,因為大多數你在跟她讀劇本過程中,那些感受力基本上都有了。 我一直在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最后周迅看錄像帶的那場戲,也是最后電影高潮的那場戲,因為是很重的戲,其實我知道大凡“明白”的演員,一個劇本到她手里,哪幾場戲是所謂的重場戲,她可能從拿到劇本進組開始,這事就像“魔障”一樣纏在腦子里,她一定會一直在準備這場戲,一定會想盡各種辦法去完成得更好,但這就變成了一個負擔——所以我們其實拍那場戲的時候,第一條拍得非常飽滿,但是就失控了,正是因為情緒太飽滿了,所以就會稍微“走樣”。

        拍完了以后,我說已經到了百分之百的“好”,但不是我想要的“好”。我跟周迅說:“我要這個勁,同時希望你把這個勁都收在里面,盡可能的不讓自己的悲傷和痛苦呈現出來”。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截幀

        因為我們大多數人在客觀環境里,當情緒到了一個不可控的狀態的時候,都是在努力去控制這個狀態,而不是隨意地釋放這個狀態?!翱刂啤辈攀钦鎸嵉臉幼?。我覺得周迅在那場戲里就把這事反過來了,她肆意妄為地把自己的力氣釋放出來,所以我們又拍了一條,總共也只拍了兩條,現在用的第二條,然后就可以了。

        其實對于她而言,我覺得第一條可能已經讓她覺得自己很棒了——“我該有的,我該給的,都給了?!蔽蚁肱e的這個例子就是你一定要告訴她——不是的,這不是導演想要的,這是她自己想要的。

        曹保平《李米的猜想》(2008)的音樂部分由竇唯操刀

        主持人:

        處在創作早期的導演,在創作的過程中也存在一個非常普遍的或共性的問題,他們往往在第一部第二部作品獲得話語權之后,緊接著獲得了更多拍片的機會,想請問您在創作的過程中是怎么樣去決定要拍一個新的電影,最核心的先決的條件是什么?您工作的習慣是怎樣的。

        曹保平:

        簡短地說,現在我們在市場上能夠看到的類型片導演,包括還沒拍成的,和能夠看到的一些年輕創作者,我覺得基本上是三個階段。

        最初的階段基本上都是在模仿,類型片不管是哪個類型,喜劇也好,犯罪也好,懸疑也好,它都有一些基本的要素,也有一些基本的范例,那些成功作品里有好的一些東西。

        我覺得第二個階段是“嫻熟”——你能夠嫻熟地運用類型片的各種元素或者說手段,達成你想要的一個電影的樣子。 更好的還有第三個階段,就是某種意義上“類型的顛覆”和“類型的雜糅”。我覺得類型片之所以有生命力,并不在于類型片它做的如何“像類型”,“像類型”只是支撐類型片這樣的一個工業體系的基礎。

        類型片之所以能夠一直往前走,在于它的革命,它永遠會有新的類型,突破已有類型的邊界——這其實就是我們所為之動容的東西,我想這是好的創作者,大家都想去夠到的最后的東西。

        周迅與鄧超在曹保平《李米的猜想》片場的幕后照片

        我是比較明確的,我的作品不太是一個完全的作者化表達,但我又不是一個純粹的類型片或者一個市場化的、商業片的導演,不完全是。

        所以我其實一直有自己中間的一套東西,就是我要用類型的架構和類型的雜糅去完成我個人在思想性上也好,在美學上也好的一種表達性的東西。 我覺得好的類型片一定是你要有一個比較深刻的發現,“發現”這兩個字特別重要,電影其實最讓我們驚訝或者最讓我們迷戀的就是——你在銀幕上發現了你在生活中沒有發現的東西,我們生活中非常熟悉的很多東西,電影告訴你它有另外一個樣子,其實你可以把這個事推廣的更寬泛一點,文學上的意義也是有的。 比如我們說看那么多好的小說,比如說像愛麗絲·門羅的小說,歐茨(編者注:喬伊斯·卡羅爾·歐茨 Joyce Carol Oates)的小說,就因為這些作者在人們慣常熟悉的所有語境下面,給了你完全不一樣的發現,你沒有看到過的樣子,這是他的生命力和創造力。

        編者注:艾麗斯·安·芒羅(英語:Alice Ann Munro,1931年7月10日-),或譯艾莉絲·孟洛、愛麗絲·蒙若、愛麗絲·門羅,加拿大女作家,被譽為“加拿大的契訶夫”,三次獲得加拿大總督獎,于2009年獲得布克國際獎。2013年,以“當代短篇小說大師”的成就,成為第一位加

        回到剛才說的話題上,我努力為之的是——如果我要做一個電影,可能類型或者技術手段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找到“發現”的東西,能夠在這樣的一個題材里面發現什么迥然不同的,閃光的東西。 如果要是能夠找到那個東西,用技術手段來支持它,去完成它,那只是一個經驗和能力的問題,但如果要是沒有那個發現的東西,讓我現在做一個純粹的,很通俗的類型化的一個作品,我可能非常嫻熟,但是對于我個人而言可能滿足不了。

        當然這是需要一個時間過程的,我不完全建議所有的年輕導演上手就要往那個方向去走,因為它很難。

        導演曹保平與演員鄧超在《烈日灼心》片場

        其實最容易的路是兩條路,一種是你拍完全個人表達的東西,個人經驗的東西,就是我們所謂作者化的,電影節項目的電影,當然它的前提建立在你是真有思想,真有審美,包括你的閱讀,你的自我表達,你的思想感受力等等,它也很容易。

        另外一個東西是做純粹市場化的、類型化的東西,比如喜劇就做得像喜劇,警匪就像警匪,懸疑就像懸疑。這就是我剛才說的第二個階段——類型片嫻熟的階段,你在掌握了,嫻熟的基礎上,可以去嘗試更遠的東西。 規律是可以這樣總結,但是往往經驗和規律是這樣,不代表每一個人都會這樣去做,有些人可能就是與生俱來的,他可能就想去夠很遠的東西,有些人可能是循序漸進,他也會夠到很遠的東西。

        我個人認為的規律是那樣的一個規律,至于路怎么樣的走,比如一步走到我說的第三個狀態,其實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循序漸進會更好一些,當然往往生活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有些創作者他就是那樣的,他上手他就會和別人不一樣,那是屬于例外。

        主持人:

        對,其實這個是一個非常好的學術方面的建議。其實曹老師擔任過我們FIRST多個板塊的導師評委,他又是電影學院的教授,我想問您我們學院教育和電影節所提供的公共教育,它們之間的差異性在哪?或者我們需要做的一個互補性應該是在哪個方向?

        曹保平:這個問題比較復雜,電影節展做的這些工作大多數都是實操性的,它不是一個基礎教育的東西,電影學院可能更多的提供的會是一個基礎教育的東西,要不為什么會學四年呢?

        但導演也好,編劇也好,從純粹的技術和實操的角度而言,其實我覺得四年未必有用。國外很多訓練,包括編劇的訓練班像麥基,悉德·菲爾德的那些基本上都是八個月至一年這樣的短訓班。

        編者注;2011年12月4日,《故事:材質、結構、風格和銀幕劇作的原理》一書的作者麥基來到中國,在北京舉行“麥基中國行發布會”,麥基旁邊是演員夏雨。(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好像歐美都是這樣,我們因為是沿著蘇聯體制過來的,電影院是當時留蘇的那一幫專家,我們老師的老師那一批回來建立的,所以基本上都是仿照這個體系下來的,和歐美體系不是太一樣。 所以從實操的角度而言,我是覺得大概八個月到一年其實是合理的,因為他教你一些劇作的基本東西,而寫作其實最重要的還是一個訓練,大量的去寫,編劇也好,導演也好,最主要的這兩個職能或者說這兩個行業,它需要大量的訓練。

        而電影學院的四年教育,某種意義上和這個關系并不是很大,它四年給你的不是一個作為行業的專業訓練,而是給你的一個基礎的大學教育。 當然我們除了基礎大學教育里有很多,比如說專業性的,即便你學編劇你學導演,我們還會衍生出比如說有表演的課,攝影的課,也有美術的一些通識教育的課程。

        除了這些,還有還有一部分課程也會占用很多的時間,所以四年里面我覺得可能真正和專業有關聯性的東西,是不需要那么長的時間,但是這個概念,掰清楚來說,電影學院需要給你一個基礎的大學教育,而節展其實給你的是一個實操的訓練。

        段奕宏與曹保平在2020年FIRST青年電影展訓練營現場

        主持人:

        對,大家知道我們電影學院招人是非常少的,這條電影之路也是非常難的,所以實際上電影節展所提供的電影的公共教育,也讓電影愛好者獲得了更多的機會。想問曹老師我們的個人表達或者是我們對社會的這種批判性思維,您是怎樣的把它融合在類型電影語言當中的,這個是蠻復雜的,因為你要對抗市場,甚至還要對抗某種意義上的審核制度。

        曹保平:

        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兩個問題。 思想是留在骨血里的,根本不用擔心,如果你有思想,當然思想的組成很復雜,包括你的閱讀你的經驗,你的知識儲備,所有的這些東西構成人的思想,與思想的復雜性、對立性和深刻性與這些有關系。

        有這些營養作為基底,那思想就在你的骨血里,根本不用擔心它會不會在你的作品里出現,而是它一定會在你的作品里出現。

        當你的審美或者說你的思想夠到了那樣的一個邊界時,你其實很難掩飾,在什么樣的作品里你都想去表達,所以我覺得大家不要擔心自己有沒有思想,其實你只需要擔心你有沒有足夠的閱讀,有沒有足夠的知識儲備。

        倘若你沒有這些東西,你說我想在我的一部不管是類型片里也好,或者什么樣的片子里也好,我給它注入一種新鮮的,充滿了生命力的深刻的思想,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沒有,所以明白了這一點,在每一個創作里就沒必要去考慮那個東西的。

        其實在每一個創作里,回到類型片上,不管是選擇了哪種類型,需要錘煉的是你的技術,因為你一定要相信電影的技術含量比重是非常大的,你有再好的思想表達,都要通過手段來完成,就像蓋房子必須有水泥和磚還有鋼材,否則是不可能建起來的。

        那么作為編劇也好,作為導演也好,這些材料其實就是你構成一個故事的基本的手段。往往我們現在看到的電影,我覺得磚,水泥其實都是劣質的材料,就是所謂的豆腐渣工程,但是這不代表豆腐渣工程出不了人,也不代表這個作品就一定賣不了錢,這是兩個概念。如果從純粹的電影而言,我覺得很多電影其實是無法被稱為真正的電影。

        《烈日灼心》成為當年的上影節大贏家

        回到技術層面,在類型片上是可以努力做到很成熟或嫻熟的,因為這有技巧,比如說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怎么建立的,中間的每一個橋段的梳理也好,結構也好,用什么樣的結構能夠實現這個故事最好的陳述,以及人物性格定位,沖突的建立,這些都是最基本的東西,技術一定是百分之百有的。

        當然有些人天生的感悟性好,容易很快的掌握,但是有些人你即便沒有那么好的感悟力,你通過不斷的磨礪,我相信你也能達到。因為經驗的東西其實就是需要靠時間去積累,哪怕你沒有那么聰明,但是你要是下功夫,且用時間去積累,我覺得也能夠著的。

        現在有很多電影不好,是因為我們在這些維度上都沒有做到它應該有的樣子,我也是在努力地去夠我們說的那樣的一個東西。

        比如說我想拍任何一個類型的片子,任何一個題材,我總是想在里面夠到一點東西,也是因為我在非常努力地希望自己能夠讀更多的書,我每年也要強迫自己盡量多讀幾本小說,盡量多讀一些東西,去建立我的最基本的那些東西。

        當這些東西不斷出現的時候,不管在什么樣的題材里,還是什么樣的類型里面,你都會有一些想要說的東西在里面,那個東西能夠讓你的類型片變得不那么俗,或者說不那么概念,不只是一個手段或者方法。

        可能是影迷最愛的《李米的猜想》的結尾部分(圖為影迷截幀自CCTV6)

        ——未完待續,請繼續關注「導筒」近期推文—— 文字整理:涂柯瀅編輯/排版/

        圖注:導筒directube

        活動現場圖片來自:FIRST成都驚喜影展

         短評

        berger!

        5分鐘前
        • Marni
        • 還行

        今年不上映我就要罵人了。

        9分鐘前
        • 面壁者
        • 還行

        這片名,《追捕》原名即視感?→《涉過憤怒的河》(君よ憤怒の河を渉れ)

        13分鐘前
        • 穿山
        • 還行

        我想看電影。光明正大的去看不經shen查,沒有刪減與強/迫創作者違背初衷的電影,我想在電影院里看到,我想通過正規渠道看到。

        18分鐘前
        • 小士的花襯衫
        • 還行

        迅迅太努力了吧??

        20分鐘前
        • Mauricie
        • 還行

        曹保平+黃渤+周迅 頂配陣容。(那個短評說曹導還有四部,這部可能跳票2021年的,你明顯不了解,少看豆瓣作品集,多看新聞。秦末無刀,圍獵這兩部作品根本沒開拍,她殺早就拍完了,鋌而走險也只是監制,而且都快上映了?,F在曹導已經準備這部了,不出意外這部會是曹保平下一部上映的電影。)

        24分鐘前
        • 木木三又二
        • 還行

        那部被刪減成那個鳥樣兒搞得我挺擔心你的??

        29分鐘前
        • 發改局馬科長(
        • 還行

        曹保平+黃渤?不一樣的火花!

        31分鐘前
        • Maurice
        • 還行

        如果涉過憤怒的海之后抵達的不是廢墟、遺產、荒無人煙之境,而是和諧和光明,一切都欣欣向榮,鋒利是一場笑話,那我一定會撕掉電影票,從此再也不看這類社會題材國產片。

        32分鐘前
        • 藍詹
        • 還行

        點進來發現都過了四年了。心情很復雜。如果刪的大刀闊斧面目全非我大概還是不會去看的,我受夠了夸贊帶著鐐銬跳舞跳得多好,你知道本來就不該戴鐐銬。

        33分鐘前
        • trytobebrave
        • 還行

        結局:黃渤在要殺那個男孩的時候,jc 叔叔趕來過來,在jc 叔叔的勸導下,黃渤放下了刀并自首,和男孩雙雙入獄,屏幕一黑出來各判了多少年

        38分鐘前
        • 溫雪煮青蛙
        • 還行

        勞模迅

        42分鐘前
        • 李發光 ?
        • 還行

        上映日期一推再推,來年忻鈺坤文牧野曹保平魏書鈞都會有新電影,我會安靜地等待,如果還是沒有任何帶有批判性的好作品,我想我就明白了什么。

        45分鐘前
        • sigma
        • 還行

        曹保平是要把大陸優秀男演員逐個合作一遍嗎

        48分鐘前
        • 醉書生
        • 還行

        Mark:涉過憤怒的海。迅哥兒 曹保平 黃渤

        49分鐘前
        • 流浪者
        • 還行

        十二年了,終于等到周迅和曹保平再次合作~

        54分鐘前
        • 嘟嘟熊之父
        • 還行

        再不公映,憤怒的就是觀眾啦.......

        55分鐘前
        • 早上好我的公主
        • 還行

        再不上映該罵人了

        60分鐘前
        • 可我還想吃
        • 還行

        除了想看還能說啥呢!只希望到時候能成功混入個觀影團讓我見見迅哥叭??!o(╥﹏╥)o

        1小時前
        • April
        • 還行

        《中篇小說選刊》2019年第一期刊載了原著小說,非常符合曹保平的氣質和路數。老晃在創作談中提及小說的創作早于江歌案,如果作者此言為真,那小說的故事情節幾乎完全預言了后者。故事內核雖然是關于父親為女兒復仇,但同時也涉及到了黑社會、私刑、貧富分化等多重議題,可以想見審查時將要面臨的重重困難。小說的語言、心理刻畫、人物塑造毛病不少,希望電影能化平庸為神奇吧。//2022.5.16不用期待了,過不了審。

        1小時前
        • 鬼撞牆
        • 還行

        返回首頁返回頂部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黄色在线观看,无码专区HEYZO色欲AV,亚洲无码www,中国三级黄片
        1. <var id="btqvp"></var>
          <blockquote id="btqvp"><wbr id="btqvp"></wbr></blockquote>
          <source id="btqvp"></source>
          <blockquote id="btqvp"></blockquote>
          <source id="btqvp"></source>
          <i id="btqvp"><sub id="btqvp"></sub></i>
            <source id="btqvp"><sub id="btqvp"></sub></source>
            <source id="btqvp"><code id="btqvp"></code></source>
            <blockquote id="btqvp"><wbr id="btqvp"><code id="btqvp"></code></wbr></blockquote>